1. 首页
  2. 地方新闻

人生的每一步怎么走,终归是自身选择而已

过完这个假期,又要开始一段新的征程了,与我内心而言,欣喜、憧憬、忐忑各种情绪都有,但更多的是充满了无限的向往,人生有几个能实现梦想的机会呢?我何其有幸。

回首往事,不禁莞尔。

离开的第一天,汪先生来看我,他自称曾经是记者,自然要问我为什么离开。

我说,我觉得自己的人生知识储备不够,修养不够,觉得自己越来越狭隘,很焦虑,惶恐。

他讶异的看着我,说:你怎么想的如此深刻,我没有想到你是如此真实的人。可是你这样的理由却不能跟别人说出来。

我心里苦笑了几声,你又怎会知道我的想法?

汪:你活的太真实了,他们都已经入戏了,可是你却没有入戏。

我:是啊,都说人生如戏,可是我始终却以为自己是个旁观者。

有时候觉得自己对这个世界的态度很奇妙,我好像觉得所有的事都是一场游戏,我只是这个游戏的玩家而已,难道不是随时可以抽身吗?我不能接受自己失去自我,失去自由。

也许一切已开始就是一个误会,只是当局者迷,我现在跳脱这一切,思考一下才看穿了一点。

他不语,我接着说:我不是为了什么,不过是此刻我还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但是我知道自己不想要什么,鼓起了勇气而已。

汪:也许你是一个智者,看到了未来的困境,可是生活就是由很多鸡毛组成的,生活是一堆的俗事,不是你想的那样美好。

我:既然知道生活是一地的鸡毛,为何我们不保留一些自己认为的美好呢?要不然生活还有什么意义呢?

其实我知道这样的闲谈没有结果的,可是人总要表达些什么才算数。

现在的我越来越觉得沟通的重要了,无论如何,我不再是那个遇事第一时间想着逃避的人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开始慢慢揭开世界观、价值观、人生观这三观的面纱了,但是人生的道路上,总有冲击你“三观”的事情发生,让你对自己曾经深信不疑的事情产生怀疑,也让你一直坚持的所谓正义看似毫无意义。

大千世界,芸芸众生,我现在出明白人与人之间的价值观差别如此之大,甚至早已超过了人与动物的差别。

一份不喜欢的工作也许会让一个人的生活停滞不前,进而丧失了感知生活的能力。

有人喜欢轻松稳定、循规蹈矩,有人喜欢挑战满满、日新月异,这二者并没有孰优孰劣,关键是看自己如何选择。

就拿所谓的体制来说。经过多年沿革,体制早已形成了一个成熟稳定的系统,但它是闭合的,任何人的进入或者离开都不能改变它,它坚固得牢不可破。

因为时间跨度大,它难免会有些不合时宜的弊端,但它是庞然大物,依然积重难返。

它无法改变,只能你去适应它,或者被它改变,按照它几十年既定的规则走下去。

仔细想想,还是感谢国家感谢时代的发展,让现在30出头的年轻人依然有学习,试错和再选择的机会和权力。

我们从思想到肉身都不必被钉在国家社会需要的为人民服务岗位上度过漫长而可贵的一生。

原生家庭的努力让一些年轻人有了选择的时间和自由,可以过自己主动选择的生活,这不是一种进步吗?

再说说自己。

我感觉自己变得勇敢了,我不想解决问题,会无视;但想解决问题,我会主动去沟通;我会跟之前的导师们汇报自己的近况,以寻求支持也好,分析也好,都有收获;会一如既往的跟父母报喜不报忧,也会遵循自己的内心,认真对待每一次人生体验。

但是最值得我骄傲的是,走过这么多路,我仍旧保留了自己的那份天真,我很感激自己无论是处世还是对人,还是用的那颗赤子之心,这让我充满安全感,让我足够相信自己,也让我能看见自己所处的这个世界。

但仅仅天真是不够的,所以我最近很喜欢这个词:天真有邪。天真要保留,对这个世界怀疑的权利更要保留,在天真里加点儿邪,或许更真实一些吧。

有时候我会想,如果木易大大知道我现在的成长会怎样想?

我感觉我现在越来越像他了,无论是自己的思维方式还是为人处世的态度。

有时候觉得命运很奇妙,我变得像他,他反而越来越觉得我是对的,他变得越来越淡定,还总是反过来劝我,哈哈,让我说什么好呢,好好享受吧,人生导师不是白当的。

世界上只有一种真正的英雄主义,就是认清生活真相之后依然热爱生活。

这些年我不断的参这句话,前几年根本不理解什么意思,这两年有时候觉得自己参透了,有时候又觉得没有;

这大概就是生活不断追寻的意义,人生终极目标原来还是回归哲学了,你说神奇不神奇。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hinameili.net/c/295869.html

a b